歷史的那些事兒:沉魚落雁江山醉

點閱:10

作者:宿春禮, 邢群麟編著

出版年:2012[民101]

出版社:新潮社文化出版

出版地:新北市深坑區

集叢名:歷史の趣味:7

格式:PDF,JPG

ISBN:978-986-167-952-5 ; 986-167-952-9


內容簡介

紅顏未必就是禍水

「紅顏禍水」說是歷史軌跡中儼然形成的一種固定思維模式,有著平等生命權利的男女,為什麼經歷歷史和社會的洗滌之後,就變成了生命的兩個極端?無論女人付出的再多,取得的成績再好也只不過是男人眼裡的一種圖騰,而女人們每一次的潰敗都變成了對生命不足的補充和開脫的藉口。難道紅顏真的是禍水?歷史上那些紅顏是否真的就那麼讓人憤恨?

電視劇《封神榜》中,妲己留給觀眾的是傾城傾國的美貌和蠱惑人心的妖媚。殷商王紂因娶此美女終日沈湎於聲色,不理國事。國家的覆滅便使妲己成了眾人口中的紅顏禍水。人們將亡國的罪毫不猶豫地推到她身上,紂王若不是受到她的蠱惑,國家怎會滅亡?當心志逐漸成熟之時,忽然替妲己鳴不平,國家危亡何必要讓紅顏替罪?男人若堅定又怎會被迷亂?

楊玉環的美至今仍然被傳頌,然而很多人認定盛唐的衰落與楊玉環有著不可逃脫的關係,雖有反抗之聲,但是幾乎被忽略。楊玉環的角色是一個沈浸在愛情中享受幸福的女人而並非是政治家,那也絕不是她想要的。

無須贅述,紅顏必定是禍水,這一思維定勢已經完全佔據了後人的思想。忽然覺得「紅顏禍水」這種說法可笑至極,「紅顏禍水」忽然變成了對人性和美麗的褻瀆。生命降臨的那一刻就已經存在著一種不公平,雖說中國的遠古文化中有著「女媧補天」的動人傳說,也有「觀音菩薩」的神祕圖騰,但是這些在歷史的進化過程中卻一直止步於故事和圖騰的理念,卻不能昇華成一種歷史的必然。
很多時候,我們忽略了矛盾產生的根本原因,去花更大的精力去追尋誰應該為問題負責,卻不肯低頭找自身的原因。於是動不動便把亡國的罪名加到女人的頭上。

古時的女人毫無地位可言,她們不是政治家無法掌握權力,她們不是決策者無法指揮江山,所以才更需要男人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。男人的力量不斷地積蓄愈發強大,還會斷送了江山嗎?英雄難過美人關才是真正的笑談,如果這關都難以跨越如何指揮千軍萬馬?

當下還有一種聲音那就是「紅顏禍水」又或許是出於一種同性之間的嫉妒。這個講究視覺衝擊的時代,任何人都無法抗拒美麗的進攻,當男人口中的紅顏禍水變成紅顏知己時,憤憤地惡狠狠地提起「紅顏禍水」的大概大多是女性了吧。

對紅顏禍水一詞我保留看法,被稱為紅顏禍水的女人要坦蕩,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紅顏,如果老天恩賜的美麗我們譽為禍水,那麼生命是不是最終也要淪為垃圾?